二驴的怎么不直播了(快手大主播二驴回归)

二驴的怎么不直播了(快手大主播二驴回归)在网红生命周期短暂、迭代迅速的当下,快手大主播似乎是一个例外.

往事并没有随风而去.时隔一年多,被封号的快手大主播二驴和方丈陆续回归.直播首秀轰轰烈烈,两人的收入和人气依然爆棚.

尤其是二驴,2月21日至今直播了6场,收入超过2千万.

回归之后,跟过去的张扬相比,两人都收敛了很多.但快手大主播的恩怨纷纷扰扰,互有派系,最终还是免不了站队.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但这是快手想见到的江湖吗?

二驴复播,好好改正

我以前形象不是很正面,以后肯定好好改正,希望所有人都监督我,感谢官方给我一次机会.

1月25日,大年初一,快手二驴的账号悄悄解封.3000多万粉丝还在,但视频已经被清空,首页上只上传了一个拜年视频.

当天晚上,二驴在快手开了回归直播首秀.直播间,二驴还是那个二驴,双眼微眯,留着经典的寸头发型,但说话语气和态度都内敛了很多.

他眼眶湿润,在直播间聊起了当年被封的心情:知道自己被封后,晚上睡不着,感觉全世界都塌了.

如今,重新坐在直播间里,他一遍遍地感谢官方,并承诺会好好改正.二驴回归时,散打哥等大主播都发了微博道贺.

当晚,各大主播都过来送礼物,直播间人气突破了百万,礼物齐飞.

而这个场面,2019年底在快手上演过一次,当时是另外一位快手大主播方丈的回归首秀.

2019年12月18日晚,被封号的大主播方丈迎来了回归直播首秀,各大主播当晚纷纷与方丈错开直播时间,全程直播间礼物几乎没停过,人气突破了120万.

与二驴一样,曾经高调的方丈在直播间也内敛了很多,在直播间表态要做一个正能量主播.

此时,距离两人被官方封杀已经超过了一年.

在他们消失的这一年多里,快手虽然没有他们的镜头,但一直有他们的传说,他们都有各自的徒弟,粉丝经常能从徒弟的直播间听到他们的动态.

二驴封号后,他的老婆扛起了直播间的大旗,二驴的粉丝汇聚到了他老婆驴嫂平荣 的快手账号.

目前,驴嫂的粉丝数已经超过了2千万.在2019年快手主播年度比赛上,驴嫂拿下了年度比赛的冠军.

方丈、二驴等快手大主播接连回归,曾经被封杀的大主播牌牌琦呢?

据不少八卦主播透露,牌牌琦不久可能回归.

6场直播,收入2千万

二驴真名叫井元林,黑龙江人.

未入驻快手之前,二驴做过烟酒批发、卖过海鲜,后在快手成名.方丈与二驴的故事大同小异,都是普通人借助网络成名.

两人未被封之前,都是快手超千万的头部大主播,影响力很大.

然而,2018年初,国家对于直播短视频行业监管加强,整治行业乱象.快手首当其冲,被点名整改.

此时,一众平台才开始加强对平台的管理和整治.而快手上,创造了社会摇的牌牌琦率先官方被封杀.

二驴的直播风格类似于脱口秀,但在直播间经常口无遮拦、言语粗鄙;方丈的造型过于社会,直播间也经常有低俗的言语.两人也相继被快手封号.

对一个网红来说,被封号基本意味着职业生涯的结束.

网红普遍的生命周期都很短暂,运营两年依然受粉丝追捧已是很不易,主播如果停播一年半载之后再复播,很少能恢复当年的荣光.

场妹曾经跟一位主播聊过,她在一个秀场直播平台上播了一年,做到了头部,赚了不少钱.后来,她开始飘了,停播半年到处旅游,环游了大半个中国.

然而,半年后再回来直播,已是物是人非,大哥走光、铁粉流失严重.

她当时很后悔,如同一切重新开始,费了很大功夫人气才慢慢恢复.

但快手大主播似乎是个例外,方丈和二驴的回归直播首秀轰轰烈烈,尤为热闹.

根据短视频工场抓取的数据,统计了方丈回归后的12场直播,扣掉平台抽成之后,直播间打赏礼物收入也有将近600万.

二驴更是凶猛,据统计到的6场直播,礼物收入将近2两千万,直播间人气和收入丝毫不比当年差.甚至粉丝还有所增长,截至目前,二驴的粉丝数是3844万,方丈的粉丝数是2863万.

据了解,二驴现在已经对外寻找供应链和源头工厂,未来会与他的老婆一起做电商.

对于其他平台的网红来说,过去的只能过去.但对快手大主播而言,往事并不成风.过去是怎样,回归后还是怎样.

如同周润发电影里的台词:凡是我失去的,我要亲手一件件拿回来.

驴哥回来了,我重新下载了快手. 二驴回来之后,一位网友在网上感慨道,可见快手粉丝粘性之高.

顶层设计决定内部生态,整个大主播的生态是快手运营机制引向的结果.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快手粉丝粘性高是真的,但涨粉难也是真的.

二驴和方丈回归后,整个行业环境已经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电商直播火热、网红股受关注,直播不再是被人所诟病的生意,甚至在疫情影响之下,直播成了很多行业的救命稻草.

快手也在改变,加快商业化步伐,对外积极塑造平台形象.慢公司 、佛系 、土味LOW 这些标签逐渐被撕毁.

但快手大主播的圈子几乎没变,依然是熟悉的那些人.抖音大网红换了一批又一批,每年都有新人冒头,快手大主播始终屹立不倒.

根据短视频工场统计的数据,整个2019年,跃居头部的主播非常少.涨粉最多的两个主播,一个是驴嫂,另一个是辛巴.

驴嫂的粉丝绝大部分多来自二驴,辛巴是通过刷榜涨起来的粉丝,耗费了大量的财力.

目前,在快手上涨粉最快最有效的方式,就是给大主播刷榜或是与大主播PK和连麦.

与大主播PK和连麦,主播双方粉丝互通、互相引流.这种方式需要跟主播之间建立良好的关系,因此,在快手大主播的圈子里,混关系也是一门学问.

另一种简单直接的就是通过刷礼物登上大主播直播间榜单前三,大主播会让粉丝给他们点关注,进行导流.

当年,辛巴就是依靠给各大主播刷礼物、霸占榜一聚集起来的粉丝.这种方式可以快速涨粉,但不一定受到快手大主播的认可.快手大主播的圈子里,光砸钱没交情也不行.

辛巴早期给散打哥、张二嫂等各大主播豪刷礼物,但最终却与他们闹掰,关系很僵.

涨粉困难就导致了大主播生态相对固化,圈子流动性不大.

如今,大主播之间派系分明,还很爱搞事 ,几乎每天都有八卦,很多事情分不清是炒作还是事实,俨然像一个低配版的娱乐圈 .

二驴和方丈在直播首秀中,坦言要一改之前的高调,做个不闹事 的主播.

但方丈刚回归不久,就加入了辛巴的派系.与散打哥,张二嫂一派上演六大派围攻光明顶 的大戏,微博上甚至出现了大量水军互爆对方的黑料.

近日,方丈希望与张二嫂、二驴做一场PK ,联动双方的粉丝,但张二搜和二驴都拒绝了,其理由是方丈与辛巴与走得比较近.

6天前,方丈喝醉了酒,在直播间跟粉丝聊起了过去,痛哭着说自己只想要赚点钱.

回归后,两人都逃不了要站队的选择,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这是快手想要的江湖吗?似乎不是.

同时,固化的头部主播格局也不利于快手主播生态良好发展.

过去一年,快手逐步放开公域流量,希望让平台中小主播能有更多的涨粉方式.但目前来看,效果似乎还不明显.

从长远的角度来看,只有保证主播有持续的上升通道,才能保证平台主播群体的蓬勃生命力,乃至构建良性的平台生态.

只是目前看来,这条路还很长.

- E N D -

以上就是“二驴的怎么不直播了(快手大主播二驴回归)”的全部内容,更多内容敬请关注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