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入烟尘为什么下架(揭秘隐入烟尘下架原因)

电影《隐入烟尘》下架,但苦难能随电影一起下架吗?

有人说,有些事,想不通,就别再去想。有些理,说不清,就别去再说。

电影《隐入烟尘》下架了,先是电影院线下架,后来又是全网下架。尽管不是禁播,但是却给观众设置了不小的麻烦,最起码网络上搜索不到了。

截止目前,已经下架好长时间了,但是争论仍然无休无止,而下架的理由似乎更是讳莫如深。

也真是应了那句台词:被风刮来刮去,麦子能说个啥?被飞过的麻雀啄食,麦子能说个啥?

从网络上看,全网下架,支持者大体声音是,《隐入尘烟》别有用心,污蔑了当今的小康社会,农村哪有那么苦,纯粹是迎合国外敌对势力的口味。否定了扶贫攻坚成果,诋毁伟大的祖国,夸大了农村人与人之间的冷漠,给国人抹了黑。反对者认为,那时候剧中的苦是真实存在的,电影反应的是2011年的农村,那时候像这样苦的农村不在少数。而电影揭示人性的丑陋本身就是艺术的使命,无可厚非。

作为生在农村长在农村的我,支持第二个观点,全网下架的方式扼杀一个艺术成果,实在是过于武断和粗鲁暴虐。

难道电影全网下架,苦难就结束了吗?作为观众,不能决定影片的去留,但是,却有话要说。

农村的苦只有农村人知道

农村的苦只有农村人知道,或者说只有农村人感同身受。

电影《隐入尘烟》反映的是2011年的事,主要是农村的个体劳动。有人拿出当年国家有关机械化的统计数据来否认电影里马有铁夫妇几乎原始的生产方式,不由得让人想起那个何不食肉糜的历史笑料。统计数据没有说百分百实现机械化,从理论上讲,就说明在一些地方尚有原始的非机械化的耕作方式存在。我们村地处秦岭北麓关中平原南部的塬区,就是现在夏收的时候依然是用原始的镰刀割麦,用绳子把麦子捆起来,再用扁担把麦子担回晒麦场,然后碾打。前几年,我也是我家夏收割麦担麦碾打晾晒的主力。这是现实,不是杜撰。何谈别有用心?何谈否定扶贫成果?何谈脱离实际,迎合国外敌对势力的口味?

老话说得好,不经他人苦,莫评他人事。有些大V有些专家真应该到农村走一走看一看了,别高高在上异想天开了。难道电影下架了,苦难也一并消失了吗?

人情冷漠不只是在农村

“看不起人穷,见不得人富”,这种心态充斥着邻里乡间。影片里塑造了许多人性冷漠的人物,可以说,把人情亲情的冷漠演绎到了极致。不可否认,影片的确有夸大的成分。毕竟电影是艺术,《隐入尘烟》它不是纪实片。不否认他有瑕疵,农村盖房,不可能没有人帮忙。有人掉到水里了,不可能没有人不呼救或者说围观。说难听一点,就是有个小猫小狗掉到水里了,都会引起围观的。但是,话又说回来,电影既然是艺术,就应该允许其渲染,后期还可以技术处理,比如增加一些建房子时帮忙的场景和曹贵英掉到水里了有人呼救的场景,弥补失真的遗憾和尴尬。电视里网络上我们经常可以看到见死不救的新闻,某些见死不救的行为甚至会被追究刑事责任。这就说明,冷漠已经不仅仅存在于人们的臆想当中了,而是现实当中存在的。

长期以来,农村的生产劳动大都是集体劳动,所以,人们的邻里交往比城里人多一些,紧密一些。村民之间最起码是熟识的,不像城里人居住了几十年的邻居,居然互不认识。我看过一篇小说,描写的一个城里人,觉得和对门近在咫尺却老死不相往来不合适,毕竟是对门嘛。可是他却迟迟下不了决心去认识一下这个对门。于是在与对门打不打招呼这个事情上一直纠结了五年,终于有一天他看到对门有人搬家具,他想,借这个机会帮个忙打个招呼,认识一下也好。可是,等他表明心思说出许久的纠结的时候,对门告知他,他们收拾家具是准备搬离这里的。城里人邻里交往的尴尬可见一斑,家住对门五年却不认识,何谈人情世故,虽然是对门,但和路人有何区别?

有理不一定理直气壮

无论是电影里马有铁的默默付出,还是被压榨,他都是默默忍受。有人说他怎么不理直气壮的维护自己的权利和利益呢?

这是他的性格和社会现实决定的,由不了他。就像那麦子,虽然能生根发芽,开花结果,但是,它的命运不由它决定,谁收割?用啥收割?被鸟啄食或者被人食用或者作为籽种,它是没有决定权的。

另一方面,也是周围环境影响的结果,他也想反抗,只是外围的环境不允许。就像电影下架一样,由不了影片本身。

当然,能下架说明反对者的影响力绝对超过了支持者的影响力。“致敬隐入尘烟的朴素乡村生活”,这是人民日报对这部电影的评价,但是,依然没有阻止其下架的命运。其实,这已经与对错无关了。前几天我亲眼目睹了一起追尾事故,追尾者一方盛气凌人,把被追尾者说得哑口无言,不得不长叹一声,开车走人。

事情是这样的,一辆正常行驶的出租车在路口减速,一辆电动车直接冲了上去,造成追尾事故。出租车后保险杠被撞破。倒地的年轻的电动车女司机起来后连连道歉,声称自己开车太快还走神。一个简单的交通追尾事故,立马吸引来了许多现场目击者和围观者,很快这些人就产生了两种看法:一种认为电动车过快,没有保持安全距离,驾驶人员注意力不集中,未带头盔,应该负全责。一种认为出租车有保险,是强势的一方,应该同情电动车,放弃索赔。正在双方争执该赔多少钱的时候,电动车女司机打电话叫来了亲属——一个年轻的小伙子。这个人的出现,立马扭转了现场了舆论导向。他先是责怪出租车停在路上,是造成事故的主要原因。在出租车司机再三强调其是正常行驶后,小伙子又责怪出租车不该行驶在电动车前面,而且态度坚定声称自己学过法律,知法懂法。他认为即使撞了也是白撞,没有丝毫歉意。他的言论让现场围观者和争论双方都感觉意外,甚至目瞪口呆。无奈之下,出租车司机只好选择报警。也许是事故并不严重,也许是交警处警任务繁重,只是让双方先行协商,再无后续。出租车司机催促多次,等待了近两个小时后,只能气呼呼的开车离开了。围观者只能叹息,有理者不一定理直气壮。

这不由得让我想起历史上曾经记载过的孔子的学生与人争辩一年有三季还是四季的故事——因为,再争论已经没有必要了。也许,出租车司机一走了之才是高明之处。

有人说,有些事,想不通,就别再去想。有些理,说不清,就别去再说。我觉得还是有一定的道理,电影下架了,毕竟不是禁播。如果真是高质量的艺术品,她仍然有满血复活的机会。

以上就是“隐入烟尘为什么下架(揭秘隐入烟尘下架原因)”的全部内容,更多内容敬请关注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